aooglryan

脑内弹幕丰富的有趣的人

汶川地震想起的是当时来我们班的两个小同学,还有去医院探望的比较痞的男生。其实也没有相处很久,过去九年了,很多细节也忘了。
现在想来当时说送书真的很装,其实他们在漂泊时期,书反而是华而不实的东西。很痞的男生当时义正言辞地跟我说,不要送书,没用。
而和小女生做同桌,也不过是顺水推舟罢了。那时候我们是双人双桌。班主任整天借我班长位子来探听同学情况。那时候上学带手机简直算犯滔天大罪,老师逼问下我也不能隐瞒什么,中间人简直左右不是人啊。
真的超清楚记得那天把我叫到教导处,见到那位小同学,瞬间我就懂了——一定是来我们班,然后找班长我多照顾她。直接一步到位我就说和我坐吧,就不必再大人间几个来回的周旋了。
后来,她回了四川之后有给我寄过信,那时候我是既激动又觉得不可思议的,同时也想回点什么却不知道回什么,我知道情意没有深到再来回写信,说的可能也就现在所说的“尬聊”。但是那时候我是真的想回信的,即使流水账也是好的。直到团委老师跟我说,留着信以后汇报工作用。瞬间觉得,原来帮助四川的同学,在他的眼中也就那么回事。
那时候就完全浇灭回信的心了。这件事一直记着,但是之前一直没说过。现在我是清楚懂得,有些人是到站就下车,不会再陪自己坐车的。不回信也是好的。
而来我们班的男生,我有点忘了,只记得他说过喜欢来我们班的那个女生。其实那时候我就觉得,各种意义上的无法理解。大概是知道不会有结果,所以也没什么人在意吧。我们又怎么会在意呢,那时候的我们更在意作业,更在意上课,更在意考试,更在意什么时候下课,什么时候放假,更在意自己的人际交往,他们不过是短暂逗留的过客罢了,到了时间总是会走的,也不会再回来的。
也总会想起当时默哀的情景。之前没试过防空警报长鸣着默哀,一是被震撼了,二是铺天盖地的灾区新闻使得自己总是会同情着掉眼泪。默哀的时候我没哭出来,只记得有同学是痛哭了。我倒是看新闻报道的时候才更真切地一直掉眼泪。
08年各种意义上起起伏伏的一年。有时候回忆起那一年,都是想哭的,感动的,悲伤的。

评论

© aooglryan | Powered by LOFTER